时时彩平台开户
创二代们的梦想:刘畅热爱养猪 黄斯沉扎根体育赛事

2017-04-23 11:46 阅读:27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23日电(魏薇)有这样一句话,“没钱不可怕,可怕的是比你有钱的人比你还努力”。在中国,有一群新兴力量正在崛起,他们就是“创二代”。他们被外界视为含着“金钥匙”长大,但其成长之路并不比普通人更容易。如今,“创二代们”或是在自己感兴趣的细分领域做得风生水起,或是从父辈的手中拿过接力棒打造“新天地”。

  在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上,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观察到几位“创二代”纷纷亮相,他们正在走向台前,这次他们的标签,正是他们自己。

  “让每个人在赛场上定义自己”

  史克浪体育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斯沉在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演讲 大会供图 

  黄斯沉,史克浪体育创始人兼董事长。他的父亲是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常客,曾因在冰岛买地事件在国际上一夜成名。黄怒波更为人熟知的是曾三次登顶珠峰,并成为唯一一个在珠峰上摘下氧气罩朗诵诗歌的人。

  黄斯沉从小被送出国学习,曾经担任过特许金融分析师,2015年还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习,读书期间发现了体育行业的契机,可以说继承了父亲在体育和经商方面的“基因”。

  “其实当时选择做这个领域的时候,我也很纠结,毕竟本身从投行出来的,从金融口转到体育口还是比较大的变动。”2014年,黄斯沉申请到了商学院的MBA,他在沃顿商学院学习期间一直在关注国内体育行业的发展。

  2014年开始,整个体育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甚至有人预测2020年体育行业发展将达到2万亿的市场。

  “这个消息让人振奋”,黄斯沉感到这是一个契机,2015年史克浪诞生了。这时的他不得不在学业和创业之间做出选择,犹豫再三他认为自己的兴趣还是在创业,因此选择休学回国创业。

  2015年发生了一个大事儿,让黄斯沉再次陷入沉思,彼时一些体育赛事的IP,被腾讯以及国内巨头耗巨资拿下,他忽然意识到,传播已经变成资本的游戏,并不适合创业者参与了。

  “我应该从什么角度切入?”在经过研究后,他认为,还是要回到体育的源头,也就是赛事IP本身,如果没有赛事本身就没有传播和门票,所以黄斯沉决定从赛事IP入手,做自主赛事IP开发。

  清晰了创业思路后,黄斯沉心里清楚,大的赛事IP不可能拼得过巨头,所以他将切入点放在更小更垂直的赛事。

  创办一家公司最难的就是找钱,“‘创二代’应该不差钱,你为什么还要找人投资?”主持人向黄斯沉抛出这个问题。

  “从个人角度讲,我还没有赚那么多钱,体育行业是需要长期投入的行业,赛事IP的价值在后面,体育行业是唯一一个越做越有价值的,只要你每年不断的完善,持续投入。”黄斯沉坦言,自己更多的精力是放在打磨产品上。

  作为一名创业者,黄斯沉更多想的是怎么样让自己走得更远,他认为,创业更多的是需要耐心,而不是蹭当下的热点。

  他描绘着体育市场的前景,“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体育市场已经达到了一个分水岭,一部分的观众永远都是观众,一部分观众永远耐不住寂寞到场上去。随着消费升级,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参与到这个项目中,他感受到并不是赛事本身,而是他感受到自我的本质。”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需求,可能每个人都会给自己贴上不同的标签,从赛事来讲,我们提供不同的服务,让每个人在赛场上定义自己。我们不是做一场简单的比赛,而是为每一位选手创造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瞬间,所以这种体验才是一个真正赛事IP要做的。”黄斯沉表示。

  “做一头猪也有它的权利”

  新希望六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畅在“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上发言 大会供图 

  “我是刘畅,来自新希望六合,”身着一身绿色套装,留着精致的长发,刘畅的开场白简单爽快,川妹子秉性立刻显现出来。

  她是在中国有着广泛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企业家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2013年,刘永好正式宣布不再担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成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

  “作为一个创二代,其实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享受,本质就是一个很辛苦的工作者,”刘畅在论坛上半调侃地说道。

  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曾经和刘永好共同参加一个电视节目,那时刘永好说刘畅要接班,夏华不理解地问道:“刘畅从国外留学回来,为什么要接你的班,她有大把的事可以干。”直到后来她参观了新希望的工厂。

  刘永好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小时候带刘畅到养猪厂,她说太臭,后来慢慢愿意去了,现在她去的比我还多,我觉得这就是进步。其实我从来没有要求她一定要去,她一定要接班,她一定要做什么事儿?我说按照她的兴趣慢慢的来,结果慢慢的她热爱了这个公司,热爱了养猪,热爱了这个企业。

  刘畅也的确在慢慢改变自己的看法,最大的感受就是消费升级带来的颠覆式体验。“很多人说你们养猪有多难,事实上养猪真的比养人还要科学,现在的养猪全部是隔离式的养殖,进去以后你会发现,这些猪的营养、空气、水的质量、疫情的检测和配种都是受到了严格的科学管控,我觉得做一头猪其实也有他的权利。”

  消费升级是所有中国企业目前面临的难题之一,这也是“创二代们”要给企业注入新的活力。刘畅坦言,“我们这个行业就是从吃的饱到吃的好,第一是安全,安全是企业的第一责任;第二是科学,也就是国人是不是真的知道什么是科学的饮食方法,企业怎样通过产品和销售方式告诉国人什么是科学的食品认知方式;第三是体验,也就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能够达到年轻人对美食多样化的需求,对美食营养的搭配需求,美食能够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吃我想要的,这些是我们这个行业在整个消费升级过程中需要考虑的。”

  对于未来看好的产业机会,刘畅也提出了自己的答案――供应链金融。她解释说,“供应链金融里面有很多数据,只是过去没有能力把这些数据挖掘出来变成有效的东西,而互联网创业正好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我们做实业的完全可以捡来用,并且将它优化,我认为金融还是有空间的。”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选它”

  红领集团总裁张蕴蓝在“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上发言 大会供图 

  海归、富二代、创业者,这都是张蕴蓝身上的标签,原本以为她会是一副“女强人”般的架势,不曾想她说话柔声细语,温柔的如同水一般。

  坐落于山东青岛的红领集团是一家服装企业,与别的企业不同的是,它走得是定制化方向。

  张蕴蓝对于自己大学期间经历的一件事记忆犹新,那是在2003年,她去拉斯维加斯参展,一个美国客户高兴地告诉她,自己原本预算是200美金一套服装,在中国展区转下来最终成交价是100美金。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张蕴蓝,“这就是中国制造,它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真的拼的就是低质低价吗?”

  当时,几乎所有中国工厂都是这个状况,同样的品质意大利生产的价格一定是高的,中国生产的价格一定是低的。这让张蕴蓝下定决心,同质化低端的竞争路线不能再走下去。

  张蕴蓝与她的父亲张代理在这一点达成了共识。2003年,张代理提出六个转型,转型做个性化定制。

  但是,传统的个性化定制也存在一个缺点,就是很难量产。2003年的暑假,张蕴蓝参加了公司的讨论会议,一起研究如何用工业化的手段和效率制造个性化的产品。

  正是这次不美好的体验,成为企业创新的源泉。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两到三年,是消费者可以花相同的价格或者更低的价格买到专门为自己定制的个性化的产品,工厂再也不需要为库存来买单,也没有任何的浪费,按照互联网针对每一个消费者的需求来生产,整个的社会将更加环保,更加绿色。”张蕴蓝为未来描绘了一幅美好的蓝图。

  在论坛最后,主持人提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会选择什么行业?张蕴蓝在答题板上写下的是制造业,“我是非常迷恋制造业的,没有制造业就不可能有虚拟经济和任何其他的经济,所以如果让我选择,我还会选择他。”(中新经纬APP)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时时彩平台开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uming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