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开户
朝核问题的恶化及对东北亚安全秩序的挑战(上)

2017-06-18 13:30 阅读:5

  《当代世界》2017年第6期 
  导语:近年来,朝核问题持续恶化,对东北亚安全局势产生严重影响。如何打破朝核问题僵局、如何应对朝鲜拥核的事实等一系列问题前所未有地摆在了国际社会面前。面对新形势下的朝核问题,无论是管控朝核危机还是逐步但坚定地寻求恢复政治与外交解决朝核问题这一唯一正确选择,都需要开展务实、积极的大国合作。 
  近年来,朝核问题出现了显著恶化的趋势。朝鲜加速核能力开发的现实与国际社会追求和实现朝核问题外交与政治解决进程之间的矛盾日益严峻。如何打破朝核问题僵局?如何面对朝鲜“非法拥核”的事实?这些问题都前所未有地摆到了国际社会的面前。朝鲜核扩散行动背后长期存在着朝鲜半岛冷战局势始终未能结束以及围绕着朝核问题挥之不去的东北亚地缘政治竞争的阴影。这使得朝核问题的外交与政治解决进程更为艰难。然而,维持核不扩散的全球安全规则、实现半岛稳定与和平、促进东北亚安全秩序的调整和稳定,需要我们坚持不懈地推进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进程。只有朝鲜弃核,东北亚才能有和平、繁荣与合作的未来。 
  朝核僵局近年来的新特点 
  近年来朝核局势出现了一系列新特点。这些新特点不仅让朝核局势产生的安全冲突日益恶化,甚至可能将朝鲜半岛局势推向是“战”还是“和”,是继续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还是被迫接受朝鲜“有核格局”的关键阶段。当前朝核局势的新特点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朝鲜加速了核武器与导弹武器开发的进程,其核能力已经接近进入了实战部署阶段。继2013年2月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之后,朝鲜在其西北部的丰溪里核试验基地,分别在2016年1月6日和2016年9月9日连续进行了两次核试验。朝鲜声称,2016年1月6日的核试验是氢弹爆炸试验。其中,从测量到的爆炸当量来看,2016年9月朝鲜进行的第五次核试验和前四次核试验相比有了明显提高。与此同时,朝鲜的导弹试验日益频繁,导弹型号和射程日趋丰富。2016年朝鲜进行了超过35次各种型号和射程的导弹试射。进入2017年,朝鲜已经进行了六次导弹试验,三次失败,三次成功。尤其是2017年5月22日朝鲜成功试验了其正在全力研发的固体燃料可以装载多级推进器、具有洲际射程的“光明星2号”中远程导弹。 
  朝鲜频繁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验的同时,还刻意曝光其核弹“小型化”、中远程导弹可以机动化部署、采用固体燃料之后发射准备时间更短和具有可遥控能力的各项技术进步。2017年1月1日,朝鲜《劳动新闻》发表金正恩的“新年贺词”,更是明确地将朝鲜追求“核遏制力”列为朝鲜不可动摇的党和国家的战略目标,强调朝鲜已经拥有核打击能力的“小型化、机动化和高爆化”等特点。2017年5月22日凌晨,朝鲜开展最新导弹试验之后,其媒体还公布了导弹的轨迹、测试导弹所携带的摄像设备拍摄的天际影像等资料,试图向世界证明这款导弹的成功性能。 
  二是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对解决朝核问题的重视程度明显上升。特朗普政府开始将朝核问题列为美国外交的“优先事项”,并声称美国将不会排除包括“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在内的任何解决手段来应对朝鲜的核开发。从2017年3月中旬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东北亚“三国之行”到特朗普总统对朝鲜政策的数次表态来看,美国的朝鲜政策开始出现重大调整。其调整的主要方向,就是要结束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对朝“战略耐心”政策,转而加大对朝军事和政治施压,同时动员国际社会的各种力量,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制裁决议,尽可能地推动世界各国降低甚至停止与朝鲜的经贸联系,限制朝鲜外交官的行动,共同将朝核问题列为当前全球安全面临的“重大威胁”。2017年4月28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联合国安理会朝核问题部长级会议上强调,世界各国想要继续像以前那样来对待朝鲜和朝核问题将是“行不通”的,美国已经决心使用各种手段解决朝核问题。从2017年4月初以来,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核潜艇、B-1B战略轰炸机等军事力量抵近朝鲜半岛。美、韩、日等国在半岛和半岛附近水域频繁举行包括“关键决断”、“鹞鹰”等系列军事演习,演习内容包括对朝鲜核设施的军事打击行动。 
  三是政治与外交解决朝核问题的国际努力屡屡受挫。尽管中国为打破朝核僵局继续发挥积极的斡旋角色,但围绕着降低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双边和多边谈判进程依然处于停滞状态。 
  中国政府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坚定的。中国坚持半岛问题“不核、不战、不乱”的基本原则,一直努力要求各方避免采取激化事态的行动,努力推进各方对话和外交接触进程以便缓和紧张局势,为朝核问题的解决创造各种有利条件。继中国政府努力推动的“停和机制转化”这一“双轨并举”策略之后,2017年3月9日,中国外长王毅在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提出了“双暂停”倡议,要求朝鲜停止核试验,美国和韩国停止针对朝鲜的大规模军事演习。2017年4月28日,王毅外长在联合国安理会举行的朝核问题部长级会议上,提出解决朝核问题的“双增强”方案倡议。这就是国际社会需要既增强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进程”,同时也要增强朝鲜半岛从停战协定向和平协定转化的“和平进程”。中国的立场和主张合理且具有可操作性,充分兼顾到了半岛各方关切,是打破朝核僵局的重大建设性意见。然而,在目前美朝关系尖锐对立的背景下,中国的善意与苦心并没有能够得到充分的理解和尊重。 
  四是联合国安理会提升了对朝核问题关注和应对的强度,对朝鲜核试验所施加的国际制裁更为严厉。加强对朝核问题的关注、反应和行动能力,正在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维护全球安全的重要议程之一。 
  每次朝鲜进行导弹试验,安理会都通过谴责朝鲜挑衅和要求朝鲜履行有关禁止朝鲜核与导弹开发决议的声明。2017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延长了朝鲜制裁委员会专家小组的任期;同年4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罕见地召开了朝核问题外长会议,协调各国在解决朝核问题上的立场,表达联合国安理会对朝核问题的严重关切。同年5月23日联合国安理会发表抗议朝鲜导弹试验的声明,严厉谴责朝鲜罔顾安理会历次决议禁止朝鲜导弹研发计划的危险举动,呼吁朝鲜停止这类挑衅行动给地区和全球安全带来的破坏,严厉警告朝鲜不能忽视国际社会维护半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扩散原则的决心。 
  五是朝鲜无核化进程久拖不决引发的地缘战略效应正在出现复杂化甚至尖锐化的趋势。朝核问题部分加剧了相关国家间的安全与政治争议,东北亚区域安全态势正在面临朝核局势引发的消极扩散效应的困扰和冲击。 
  2016年7月8日,韩国前朴槿惠政府做出的在韩国星州郡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的决定,对中国有限战略威慑能力构成了挑战,忽视了中国在维护东北亚战略稳定问题上的重大安全关切。虽然中国政府一再明确和坚定地对韩国表达了“反萨德”的要求和决心,但韩国政府和军方以“抵御朝鲜导弹与核威胁”为由,顽固地忽视中国的合理关切。目前,第一套“萨德”系统已经在韩国启用。文在寅上台后在“萨德”问题上的立场虽然比前任政府表现出了要面对韩国民众普遍存在的“反萨德”态度的积极立场,但“萨德”问题同样事关美韩同盟关系,未来“萨德”系统部署是否能够被延迟和搁置尚未可知。 
  与此同时,为了应对朝核挑战,美日韩同盟框架内的政策协调与应对正在不断加强,美日韩三边同盟关系的紧密化态势正在出现。继2015年12月韩日签署慰安妇协议之后,双方又在2016年4月签署了“韩日情报交流协定”。除了涉及朝鲜的情报之外,该协定甚至也包括交换涉华的情报信息。日本安倍政府也竭力利用朝核问题拉拢韩国,日韩军事合作的升级已经成为朝核僵局的“副产品”。而日本安倍政府则竭力利用朝核问题“说事”,为日本自卫队海外用兵和承担军事战斗行动提供合法依据。安倍政府多次表示,朝鲜半岛局势一旦进入军事冲突状态,日本愿意向半岛“派兵”。朝鲜半岛持续的军事紧张局势,也成了安倍政府加速“修宪”的依据之一。尤其是面对朝核困境长期化的可能性,日本和韩国内部都出现了怂恿政府“走核武装道路”、实现日本和韩国同样“拥核”以应对一个有核朝鲜的呼声。朝核问题久拖不决,甚至可能导致东北亚地区核扩散态势日趋危险。 
  朝核问题所出现的这一系列新特点,有其深刻的国内和国际根源。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已经走到了“何去何从”的重大转折点。未来的朝核局势以及国际应对,很可能正在酝酿“范式变化”。这一变化并非只是“战”或者“和”那么简单。面对朝核局势的上述新变化,区域内国家或许是时候需要重新思考和规划基本政策框架了。 
  (朱锋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时时彩平台开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umingCMS